苏联崩溃前夕,各色人等的心理分析

美国记者赫德里克·史密斯(Hedrick Smith)向读者讲述了在勃烈日涅夫时代弥漫于苏联社会的犬儒主义。

自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后,苏联社会出现了所谓“解冻”即有限的自由化时期。随着自由化运动的深入推进,苏共当局重新加强控制。其后,赫鲁晓夫被黜,勃烈日涅夫上台,进一步压制自由化运动,致使该运动渐趋沉寂。正是在这种情势下,犬儒主义蔓延,构成当时社会的一个显著特征。

在苏联,意识形态实际上很少有人相信,首先是苏共领导人自己就不再相信。史密斯引用一位莫斯科的科学家的话,“意识形态可以起两种作用——或者是作为一种象征,或者是作为一种理论,两者不可得兼。我们的领导人把它用来作为一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境界的距离

If you do not leave me, we will die together.
四级水平:你如果不离开我,我就和你同归于尽。
六级水平:你若不离不弃,我必生死相依。
八级水平:问世间情为何物?直教人生死相许。
专家水平: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
活佛水平:你在或不在,爱就在那里,不增不减。

[……]

继续阅读

苏联政治笑话–段子界的瑰宝

有个人在红场散发传单,但被克格勃逮住。克格勃没收了所有传单却发现那些传单不过是白纸一张。克格勃想了想,决定把发传单的人抓捕: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?

内务人民委员部的一间牢房里关了三个人,彼此间谈起坐牢的原因。
第一个人说:“我因为反对党委书记彼得罗夫。”
第二个人说:“我因为支持彼得罗夫。”
第三个人说:“我就是彼得罗夫。”

美国外交代表团到苏联访问,苏修接待官员陪他们参观“建设的伟大成就”,并且得意的说:“到了下一个五年计划,每个苏联家庭都可以拥有一架私人飞机!”
美国人惊讶的问:“ 他们要飞机干什么呢?”
苏修官员说:“当然有用啊……譬如你在莫斯科听说列宁格勒开始[……]

继续阅读

一晃六年,物是人非

偶尔翻出2013年南周的新年献词,重温旧文,些许感慨

~~~《南方周末》2013年新年献词 ~~~

天地之间,时间绽放。

这是我们在2013年的第一次相见,愿你被梦想点亮。

2012年,你守护自己的生活,他们守护自己的工作。守护这份工作,就是在守护他们对生活的梦想。

2012年,庙堂之上发出的宪政强音嗡然回响:“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,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。”我们期待宪法长出牙齿,宪政早日落地。惟如此,才能成就这个沧桑古国的艰难转型;惟如此,国家与人民,才能重新站立于坚实的大地之上。

今天,已是能够梦想的中国,今天,已是兑现梦想的时代。经历过宪政缺失的“文革”梦[……]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