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不知道天地会的思想工作有多成功

一个社团最重要的事是什么?

不是在铜锣湾打打杀杀,也不是在庙街抢地盘收保护费,而是思想工作。

像天地会这种名震江湖的大社团,思想工作尤其重要,决定着组织的兴衰,决定着“反清复明”事业的成败。

周星驰版《鹿鼎记》中,为劝说刚入会的韦小宝进宫盗取《四十二章经》,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用“聪明人的方法”给他讲了一段很经典的话:“现在聪明的人大多数已经在清廷里当官了,所以我们只能用一些蠢人了。对于那些蠢人,绝对不可以对他们说真话,只能用宗教的形式来催眠他们,使他们觉得所做的事情都是对的。所以‘反清复明’只不过是一句口号,跟‘阿弥陀佛’其实是一样的;清朝一直欺压我汉人,抢走我们的银两和女人,所以我们要反清,如果成功,就有无数的银两跟女人,你愿不愿意去呀?”

聪明人韦小宝当即顿悟,义无反顾地投身反清复明的大业中,哪怕冒着被净身的风险也不曾动摇——要不是海公公关键时刻一声“刀下留鸡”,小宝就由苏拉变成真太监了。这样的弥天大勇,这样的舍“鸡”取义,没有理想信念的支撑,没有深入人心的思想工作,一个丽春院长大的小混混能成为坚定的反清义士吗?

天地会的思想教育之所以成功,原因大体有四:

首先有一个伟大、高尚、正义的口号,有激动人心的奋斗目标。“反清复明”这一口号简洁有力,一目了然,很适合蠢一点的普通人理解。

更重要的是,“驱除鞑虏,恢复中华”的奋斗目标占据了道德制高点,让成员觉得肩负神圣使命,从事的是崇高光荣的事业。清朝入关之后,“留头不留发,留发不留头”的民族压迫视政策激起了汉族的强烈反抗,扬州十日,嘉定三屠等暴行加深了民族仇恨,天地会打出民族主义的牌,能赢得最大多数汉人的支持。直到孙中山闹革命时,都还在用“排满”宣传这一招,可见天地会有多成功。

二是神化社团领袖,同时又保持神秘感,让成员相信总舵主相信到迷信地步,服从总舵主服从到盲从的地步。同样是大侠,同样是帮主,乔峰的江湖形象广告是“北乔峰,南慕容”,竟然把武功盖世的乔帮主和欺世盗名的真小人慕容复并列——看来丐帮不仅穷,公关水平也很低。

天地会就强多了,一句“平生不识陈近南,纵称英雄也枉然”,把所有英雄都踩下去了,效果之好,流传之广,金庸小说里的大侠无出其右者。连在丽春院这种地方,客人都不找姑娘了,听韦小宝讲评书神化陈近南:“他身高八尺,腰围也是八尺。他武功的名堂呢,称之为九天十地菩萨羊头啪啪霹雳金光雷电掌。一掌打处,方圆百里之内,不论人畜虾蚧跳蚤全都化成了飞灰!”

实际上,陈近南的武功绝对算不上一流。电影《鹿鼎记》里,要是没有精神失常的海公公帮忙,陈近南根本无法打过鳌拜。后来,与冯锡范单挑,陈总舵主竟然被活捉送给康熙。还好在场的天地会兄弟都先挂了,不然看到这一幕多尴尬。

三是辅以利益诱惑,让成员看到为社团卖命有银子、女人、土地等好处。鳌拜被擒抄家后,韦小宝刮了不少油水不愿再冒险入宫,借口“银子是有一点,混口饭吃而已,女人就没有了啊!”陈近南立即唤出一对美艳的双胞胎姐妹“双儿”,赏赐给小宝做“贴身护法”。搞得韦小宝淫虫上脑,一回宫就使出“龙爪手”,试验两姐妹是不是真有“心灵感应”。

四是严厉的帮规家法,让成员不敢背叛组织。韦小宝一加入天地会,陈近南就告诫说:“我们有十大会规,二十大守则,三十大戒条,八十小戒条,如果犯了其中一条的话,就算你是我的徒弟,也要身受九九八十一刀而死。”每个天地会的成员,都必须像骡马一样打上组织的烙印,左脚“清明”,右脚“反复”,断绝了后路,只有死命反清。还好韦小宝精明,死活只让师傅在右脚刻“清明”,然后自己悄悄在左脚刻“重阳”,在康熙面前与假太后对峙的时候,方逃过一劫。

历史的吊诡在于,天地会的思想工作如此成功,外有党羽遍布天下,内有韦小宝潜伏康熙身边当卧底,反清复明还是失败了。

到了近现代,曾经的革命组织竟沦落为黑涩会,世无英雄,连洪兴的陈浩南都成了偶像。世间只留下“地振高冈,一派溪山千古秀;门朝大海,三合河水万年流。”这句天地会著名切口(暗语),还能依稀想见当年风云际会,豪情万丈。

如果从周星驰版《鹿鼎记》角度看,天地会是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。思想工作有多成功,反清复明就有多失败。

嘴上满是主义,心里全是利益。作为社团最高领导人,“反清复明”的理论陈近南自己都不信,只是当作给成员洗脑的手段,“用宗教的形式来催眠他们,使他们觉得所做的事情都是对的。”总舵主嘴上喊“反清复明”,心里想的却是女人、银两,反清的目的也是为了“轮流做庄”而已。这样的社团即使成功了,汉人还是受苦。

总舵主一个人不信没什么,但如果像韦小宝这样的天地会高级成员也思想动摇就严重了。韦小宝加入天地会最初是出于被迫和利益诱惑,但起码对反清复明的理想还是认同的,意志是坚定的。随着潜伏越久,他越发现满清没有宣传的那么坏,康熙是个不错的君主,百姓安居乐业,为什么非要复明呢?

社团里的聪明人一旦觉醒,过去的思想工作有多强,现在的反作用就有多大。对于该不该反清的问题,韦小宝甚至忍不住顶撞恩师陈近南:“为了你毕生的志愿就要打仗,就要人民受苦流血牺牲,会不会好像有点……”

聪明人明白得快,蠢的人也不会太晚。袭击鳌拜也好,攻打皇宫也好,每次都是基层会员先送死,多死几批次大家也就明白了。

《鹿鼎记》的时代已经过去300多年,但世间仍然流传着“平生不识陈近南,纵称英雄也枉然”的传奇。只不过,大多数宅男往往背诵成“平生不识武疼兰”……

可见,天地会的思想工作有多成功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