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嘉诚:不要试图让商人承担国家政治责任

我是潮汕人,也是香港人,还是中国人,也是加拿大籍,最终我们都是地球村的居民。我爱我的家乡,我爱我的故乡,我爱我的祖国,我也爱我们共同居住的地球,我的爱真挚而深沉,和你一样。李嘉诚不会跑,也不愿跑,更跑不了。这是我的真心话,也是我的誓言。

我是一个商人,希望大家不要给我戴上什么帽子,无论高的,还[……]

继续阅读

苏联崩溃前夕,各色人等的心理分析

美国记者赫德里克·史密斯(Hedrick Smith)向读者讲述了在勃烈日涅夫时代弥漫于苏联社会的犬儒主义。

自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后,苏联社会出现了所谓“解冻”即有限的自由化时期。随着自由化运动的深入推进,苏共当局重新加强控制。其后,赫鲁晓夫被黜,勃烈日涅夫上台,进一步压制自由化运动[……]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