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嘉诚:不要试图让商人承担国家政治责任

我是潮汕人,也是香港人,还是中国人,也是加拿大籍,最终我们都是地球村的居民。我爱我的家乡,我爱我的故乡,我爱我的祖国,我也爱我们共同居住的地球,我的爱真挚而深沉,和你一样。李嘉诚不会跑,也不愿跑,更跑不了。这是我的真心话,也是我的誓言。

我是一个商人,希望大家不要给我戴上什么帽子,无论高的,还[……]

继续阅读

苏联崩溃前夕,各色人等的心理分析

美国记者赫德里克·史密斯(Hedrick Smith)向读者讲述了在勃烈日涅夫时代弥漫于苏联社会的犬儒主义。

自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后,苏联社会出现了所谓“解冻”即有限的自由化时期。随着自由化运动的深入推进,苏共当局重新加强控制。其后,赫鲁晓夫被黜,勃烈日涅夫上台,进一步压制自由化运动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境界的距离

If you do not leave me, we will die together.
四级水平:你如果不离开我,我就和你同归于尽。
六级水平:你若不离不弃,我必生死相依。
八级水平:问世间情为何物?直教人生死相许。
专家水平: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
活佛水平:你在或不在,爱就在那里,不[……]

继续阅读

苏联政治笑话–段子界的瑰宝

有个人在红场散发传单,但被克格勃逮住。克格勃没收了所有传单却发现那些传单不过是白纸一张。克格勃想了想,决定把发传单的人抓捕: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?

内务人民委员部的一间牢房里关了三个人,彼此间谈起坐牢的原因。
第一个人说:“我因为反对党委书记彼得罗夫。”
第二个人说:“我因为支持彼得罗[……]

继续阅读

一晃六年,物是人非

偶尔翻出2013年南周的新年献词,重温旧文,些许感慨

~~~《南方周末》2013年新年献词 ~~~

天地之间,时间绽放。

这是我们在2013年的第一次相见,愿你被梦想点亮。

2012年,你守护自己的生活,他们守护自己的工作。守护这份工作,就是在守护他们对生活的梦想。

2[……]

继续阅读